Monday, July 13, 2009

第一次发高烧

7月5日2009年,晴天。

不知道什么原因子毅开始发高烧,第一次感受到当父母是多么的不容易!往日半夜起来喂奶,疲累,其实我都觉得还Okay,习惯了之后并不觉得像其他人所说的很累,很累,很累。这一次不像以往那样,心灵很折磨,半夜会扎醒,害怕子毅体温升高;半夜调闹钟,定时测量体温;定时喂药 ... ... 抱着炽热的身体加快了我的心跳。

孩子无法入眠,热火在他身体燃烧,你叫他怎么能睡得安稳呢?他能做的只有哭,我能做的只有拥抱。不停的用冷手帕为他擦身体,量体温,擦身体,量体温,重复,重复的做这几个动作。他躺在我的胸膛入睡,大部分的睡眠时间我都30度坐着睡,以便子毅能躺在我怀里。

早上出了状况,正在挤奶的我无法让半醒来的子毅靠着,爸爸唯有充当妈妈,让子毅躺在他的胸膛。可惜没有“肉”,子毅的头不断的摇动,最后chris把他放到肚腩处,子毅在他的肚腩安稳的睡着了!肚腩终于有用的着的地方,万岁!

痊愈后的子毅开始害怕我抱他,尤其是躺下来的那一刻。对他来说,抱着让他躺下就是吃药的时候。这段时间他紧紧的黏着爸爸,一直到chris剪了头发,子毅怀疑他是不是爸爸开始,我这个妈妈的地位终于回来了!用了1个月的时间我们终于在黏的定义上找到了平衡。

可怜的孩子!


病好后,全身都是红点!医生说是正常的,多喝水把毒排走就好了。


很久没有看到子毅开心地笑了!当天妈妈其实很累。但很开心!

Monday, July 6, 2009

子毅唱歌!

像往常一样唱歌给子毅听。“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 子毅也和我一起唱起歌来。“啊.... arrh .... ya.... jie jie (姐姐),arr... 啊 ..... da-da-dady (daddy), ish (fish) .....啊啊啊....” 他几乎把他所有的财产都唱出来了!

我唱完后他还继续啊,直到我拍手说:“yeah!! 子毅 clever boy ! ”他“伊起旁牙”开心的对我笑!

.... ...... ....... 'STAR', ... .... ... ... 'ARE' .... jie jie!!?? arm??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