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1, 2010

不一样的父亲节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父亲节,因为子毅生病了。连续两天发高烧,温度起起落落,让我们的心也跟着起伏不定。
都是我们太大意,没有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星期六早上子毅已经开始有轻微的发烧(37.6C)加上忘了带他最喜欢的水壶出街减少了他喝水的分量,我想因此让他的情况变得严重。因为他没有很喜欢用奶瓶喝水。虽然早上吃了退烧药但这只是把事情推迟到傍晚,子毅体温升到39C!大意的父母以为吃了药渐渐退了烧就应该没事了。没想到每隔4小时后子毅体温不断的维持在38.8C,退烧药只是治标并不治本,渐渐的体温无法降到38C以下。

星期六晚上没有专科医生,星期天更不用想!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傍晚六点Taipan的Doctor Chye。星期天下午4点子毅体温又升到39.1C紧张的我们唯有赶快‘抓’他冲冷水澡。

我不断的帮他用湿手帕擦身体却只能让体温保持38.7却无法让体温下降。吃药是用“灌”的,因为真的没办法。解释又解释,子毅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逼他洗澡,逼他贴头贴,逼他吃药。逼他让医生检查。最让人感到心疼的是,从Doctor Chye回家的路程子毅却在我的怀里靠着不断的流眼泪。他并没有哭出声音,就是不笑,然后留泪。

子毅,你知道吗。daddy mummy love you so much!我们处处逼你不是不爱你了,你不需要伤心流泪知道吗?我们爱你!

看回这张照片,想起当天·的情景,我又情不自禁了....

Thursday, June 17, 2010

子毅进化论

子毅是个非常挑食的小孩,我这个做妈妈的真的自问无法"搞定"这小瓜,却反过来给他搞定了!本来是想要教导他有好礼貌,要求东西的时候要说Please。然而当他学会说Please的时候就是他向我拒绝喝奶的那刻。

我的妈呀,他那Piss... Piss... Piss... 的叫声叫我如何不答应呢?当然每样东西都有保鲜期,听久了,麻木了,我也只有直接拒绝他的要求。硬的有:“No!你一定要喝!”软的就:“Please,喝 neng neng 好吗?”结果子毅就从“Piss (Please)”变成了“No!No!No!” 。。。 再变成“Oh ... No! Oh... No!”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会说Oh No,我也没很清楚他到底清不清楚Oh! No!和No!是两个不相干的字眼。

最近我想,他已经搞清楚正确拒绝他人的要求应该要怎么说。因为当他不是很饿又看到我拿奶或拿食物走向他时他就会这么对我说“I say NO!”


我还在很努力的在搞清楚子毅的语言。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